关注二维码

qrCode

北京免费午餐 新乡属地模式br午托班的“他山之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2-18 10:09浏览次数:

  从1996年郑州第一个午托班出现,午托机构已经存在20多年,但是关于午托班的规范管理却一直未果。

  “真空”管理下,藏匿在居民楼里的午托班,开始在学校旁“遍地开花”。如何对午托班进行规范管理、推出让人放心的“午托服务”,省政协委员、业内人士和家长纷纷建言献策。

  11点40分,下课铃准时响起,金水区文化路小学一年级的豆豆走出校门,在高高举着的“午托牌”中找着熟悉的那家。

  在郑州,跟豆豆一样的孩子不在少数。官方数据显示,2015年年末,郑州市共有普通小学935所,在校学生79.1万人。其中,相当一部分学生中午是在午托班度过的。

  豆豆妈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在上小学前,她就开始为孩儿物色午托班了,大半年时间,她考察了十来家午托班,最终选择了儿子同学家长推荐的这家午托班,“离学校近,规模也大,加上熟人推荐,我还放心点。”

  比起豆豆妈,张女士可没那么幸运,两年时间,她给孩子换了5家午托班。张女士抱怨,本想着让孩子上午托班是省心的,现在反而更加费心了。

  齐女士是一名午托行业的创业者,她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她做的是精品午托,不过,每次面对家长“查看证件、手续”的要求,她就有点心虚。于是,齐女士开始走上为午托班“转正”的路。

  齐女士又在区教体局获知,他们并不是午托班的主管部门,也从没有审批午托班的资格,无法办理资质。

  抱着最后希望,她又找到了办理卫生许可证的部门,最后郑州市卫生局表示,该业务还要去咨询所在辖区的教体局。

  拐来拐去,最后都说要问区教体局。齐女士无奈,再次咨询后,区教体局的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只负责文化教育辅导机构的办证,午托班从来没办过。

  最终,办证无门的齐女士索性自己考了一个健康证,家里多备了几个灭火器了事,“我实在不知道午托到底归哪里管,谁能给发个证?”

  不仅是齐女士,郑州的午托班都处于无证状态。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午托行业鱼龙混杂,一些午托班也想成为“正规军”,从中“脱颖而出”,但无人来管的现实让从业者也困惑、无奈。

  河南商报记者曾做过一个关于午托班的调查,结果显示,家长对午托班不放心的因素主要集中在:老师素质良莠不齐,没有手续和资质,出了问题维权难,存在安全隐患。

  郑州市聚源路小学曾是提供午托服务的“样本”学校。在2007~2009年,聚源路小学为学生提供过午餐和午休服务,当时的收费是每人每天10元钱,比当时社会上的午托班少20%~40%。不过,最终因为需求大、老师们精力有限等原因,午托服务终止。

  在聚源路小学停止午托后,目前,郑州鲜有学校存在午托服务。不过,郑州市实验小学作为2016年新成立的公立学校,在成立之初,就开始实行免费“晚托”服务了。

  “一方面使家长接送更从容,同时孩子在学校多参加体育锻炼,身体素质也得到加强。”郑州市实验小学校长于乐解释。

  不过,对于午托服务,于乐表示目前并不会“试水”,“午托承担的风险也更大,加上目前学校食堂等硬件设备跟不上,很难去推行。”

  与于乐观点相同,常年从事教育工作的王春喜表示,公办学校提供午托服务是趋势,也是教育服务的延伸。他建议政府,在新建学校时要求配备食堂等设施,同时在政策上给予支持。

  其实,早在2011年,郑州市教育局就曾拟过《郑州市午托机构管理暂行办法》,但最终并未获准实施。

  省政协委员、新乡市副市长李瑞霞介绍,新乡市对午托机构的监督管理,实行属地管理和部门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原则,县(市)、区政府负责对辖区内午托机构的监督管理。

  “新乡已实施办法两年多,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社会上的‘黑午托’现象,现在县区、街道办事处每天都会对午托班进行巡查、管理。”李瑞霞说。

  “有条件的学生中午回家就餐休息,食堂、住宿条件较好的学校可以开办午托服务,没有条件的学生,可以选择正规的午托机构,同时还可以考虑校内午休、校外就餐的新模式。”李瑞霞说。

  即学校早上推迟至9时上课,缩短午间休息时间为一小时,可以保障学生的睡眠时间,也缩短了中午的非教育教学时间。学生中午在学校用餐,午餐则由统一、专业的配送公司每天定时定点送达,以保证食物的安全和可口。

  于乐分析,由于一线城市生活节奏很快,中午休息时间短的“朝九晚五”的生活、工作模式适应于大多数人,因此,不少学校也“随大流”来迎合家长们的时间。

  但是于乐也表示,郑州现在的社会节奏跟北京、上海还有所不同,这种方法引入后很可能会“水土不服”,“具体的午托模式跟大环境也有关,外部条件成熟后,未来这种模式在郑州可以试行。”